从研究曹操DNA看学与术之别

除了电视剧、演义小说和历史文献,人们了解“乱世枭雄”曹操或许有了新途径。近日,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,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家族内共有的基因类型。网民对此议论纷纷,该成果的科学性和可信

度有多高?对历史研究有怎样的价值?(11月13日新华社)研究曹操家族的DNA,近日在网上引发了激烈的争论。许多人认为,大学花大钱

去研究一个历史人物家族的DNA,是在“烧钱

”,既创造不了任何生产力和社会效益,之于百姓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也不会有很大的提高。而复旦大学则回应称,对历史人物进行DNA研究很有必要,并且,还将要对孔子、尧舜禹等人进行DNA研究。在笔者看来,研究曹操家族的DNA,是属于学术中“学”的内容。网友们所说的提高生产力,是属于“术”的部分。近代思想家梁启超曾在《饮冰室书话》的“学与术”一篇中,对“学”与“术”进行过这样的描述——“则学也者,观察事物而发明其真理者也;术也者,取其发明之真理而致诸用者也。例如以石投水则沈,投以水则浮。观察此事实,以证明水之有浮力,此物理学也;应用此真理以驾驶船舶,则航海术也。”“学”与“术”,分属于学术研究的不同层面,不应该厚此薄彼。可以肯定的说,一个只专注于“术”而忽略于“学”的学术研究环境,是极不健康的。研究曹操的DNA,的确不能直接提高生产力并转化成劳动成果造福于人类。可是,这不代表这种研究是不靠谱的,是烧钱的。一个起码的证明就

是,“基因考古学”早已经在西方被广泛应用,我们却还在为“真假曹操墓”而争论的面红耳赤、不可开交。笔者注意到,当曹操墓被发现之始,许多网友就是力主引入DNA研究来进行考古并确定墓主人身份的,可是,当真正的DNA考古来到我们面前,我们又为何还要质疑验DNA之举是在烧钱?“真假曹操墓”的问题,先放在一边。更大的学术意义在于对所有的文学、史学知识进行最大程度上的真实还原。研究“曹操家族和夏侯家庭的关系”这一学术课题,除了对文史常识有纠正作用,之于坊间的历史传说和当下的后宫剧创作

,也有很大的创新价值。用DNA研究历史,是属于学术研究中“去伪存真”的重要内容

。DNA不会说谎,只有历史记载和文学创作会说谎。这种观点,在欧美国家,被称作“新历史主义”,即我们应该对历史记载

进行适当的文学批判。持有类似观点的人,

在我国被称作是“古史辨派”,最著名的代表人员当属顾颉刚和钱玄同,其中,顾颉刚提出了著名的“

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”的观点,他认为,“时代愈后,传说中的古史期愈长,传说中的中心人物愈放愈大”。要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,显然,引入基因研究这等自然科学方法,是一种必要和必须。学术研究,并非只有“术”,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“学

”的成分。学术研究,并非只有对生产力提高有作用才会有意义。如果否定DNA对于文史学术研究的意义,则无异于是在否定全部社会科学对于社会发展的意义。这似乎是在说,

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,而文科知识是不能促进生产力发展的;研究历史、考古,不会提高中国人民的幸福指数。显然,这样的观点有失偏颇。

已邀请: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

热门推荐